公务员日记:我家对面,确诊了县里首例新冠肺炎病例......

公务员高参 公务员高参

 提示公务员高参——无内涵,不参阅!




      ►我一名基层干部,1月28日(大年初四),在我所居住的小区,就在我家对面的单元楼,确诊了县里首例新冠肺炎感染病例,随即该单元楼被封锁。


        在这个特殊的晚上,我失眠了,想到了很多,关于父母,关于生死,关于......




那么远  这么近

— —“居家抗疫”随想



春节过后,我们一家三口到同住一个小区的岳父家里吃晚饭。席间,岳父不无感慨的说:花甲之年的我,还是头一次经历这么“特别”的新年啊!万幸的是,咱们县里还没发现感染者。话音未落,突然听见在阳台玩耍的儿子大喊:爸爸妈妈,快来看“僵尸”啊!!别胡说,小区里哪有什么僵尸?动画片看迷了吧你。妻子边批评儿子边朝阳台望去:哟,坏了!!!

窗外,正对着岳父家阳台的单元门前,簇拥着一群带着口罩的“白”影……约摸一个小时之后,收到小区物业人员发来的微信通知:本小区确诊了我县首例感染者,为切断病毒传播……心头难免一紧——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整个吃饭过程,话题总也离不开“病毒”二字。手机微信铃声陆续响起,领导、亲友、同事转来小区物业人员发的那条通知,表示关心之余向我核实信息真伪并询问相关情况……回到自己家中,妻子孩子全睡着了以后,自己仍无睡意,甚至有点焦灼不安。打开电脑,本想继续自己的小说创作,一抬眼,却看见窗外的执勤车辆。车内亮着微弱的光。司机在拿着手机和谁通着话,副驾驶座上一位“白大褂”在小憩,车尾处,两位工作人员在聊着什么,另有一名戴眼镜的长者在离执勤车不远处抽烟……小区路灯照耀下的“十字”标志,看得十分真切,透出几分庄严和神圣。看着看着,心底莫名地踏实了下来。与此同时,脑海里禁不住陆陆续续蹦出一连串词语:“生命”“死亡”“愧悔”“争吵”“归属感”“初心使命”……


01
生 命



2011年8月,某日晚间,陪同一切正常的待产妻子,进入产房不足20分钟,就听见年轻的助产医生诡异的对我说:必须剖腹产,保大人还是保孩子?尽快签字。

吓蒙了的我,一边后悔没听别人劝事前“打点打点”,一边抖动着双手拿出手机翻开通讯录,却发现怎么也找不到一个此时此刻可以帮得了我的人。泪水刚一涌进眼眶,却灵光突现般看到“李大夫”三个字。

无比冒昧的拨了过去,完全忘记此时已是深夜、对方已经熟睡……即将退休的李大夫,接到电话,二话不说骑着电瓶车披星戴月地赶到了产房。假说我是她的远房侄子,送走了那年轻医生,不顾一切责任和风险,对妻子的分娩大包大揽。三下五除二,一阵忙碌之后,满头大汗的把刚出生的儿子抱到我面前笑眯眯的说:母子平安,顺产。

襁褓中的儿子,用忽闪忽闪的大眼睛看着我。那一刻,我顿时理解了为什么人们总爱说“生命,是个奇迹”。

转身握住李大夫的手,热泪盈眶、哽咽无语……李大夫把额前一缕花白的头发理向耳后,轻描淡写了一句:母子平安,是我这辈子最高的人生追求,感谢你对我的信任!然后,转身而去,骑着电瓶车,消失在夜色里……那是我生平第一次真真切切地感受到“白衣天使”的“魔”力。而李大夫与我的关系,仅仅只是在数年前一起考驾照的“车友”而已。萍水相逢,受此大恩,不知何以为报?!


02
死 亡


2014年3月,80岁的父亲入院时,只是感到胸口憋闷,其他一切正常。挂上点滴已近晚上10点,和我随便闲聊了几句后,劝我抓紧时间歇一歇,他就闭上眼睛睡下。因为点滴未尽,我未敢合眼,只在病床前静静地坐着。

大概半小时以后,只听见父亲深深地吸进一口气,却未吐出。我深感异样,心中一惊,立刻起身察看:只见父亲双眼紧闭,高抬着下巴,神情木然。我趴在他耳边叫了两声“爸爸”,没有回应,伸出手指放在他的鼻孔处,却发现已无呼吸。我大惊失色,撒腿就往医生办公室跑去……

身穿“白大褂”的值班医生飞奔到病房,看到父亲的样子,顿感不妙。连忙和两名护士相互配合着实施紧急抢救措施:按压胸口、插上氧气、注射各种针剂……

我立在一旁不敢作声,随时配合医生需要,生怕因自己多说一句话让医生分了神,影响了对父亲的抢救。

大概10钟以后,医生摇着头告诉我:抓紧时间通知其他家属过来吧,情况很糟糕,恐怕是不行了!

我看着脸色煞白、双目紧闭的父亲,这才感到紧张和害怕,泪水在眼眶里直打转、手抖动得厉害,恰恰手机又出现故障,所有的号码都拨打不出去。

刚刚借了隔壁床的手机准备拨打,自己的手机又鬼使神差地恢复了正常……

与此同时,看到父亲的眼皮竟然动了动,不一会,睁开眼睛看了我一下,瞬间又闭上。滴着点滴的右手抬起、伸向空中,像要抓住什么……

我双手迎上去握住他的手,父亲的手已经无力合拢。母亲和姐姐来到病房时,已是半小时后。她们俩只是站在病床前,看着刚刚恢复呼吸的父亲默默抽泣,父亲也偶尔睁开眼睛看看她们,无力出声——就像一只刚刚从死亡线上挣扎回人世的小动物般弱小无助。

父亲那次犯心脏病,是历年来最严重的一次:停止呼吸近20分钟!多亏“白衣天使”妙手回春——20多天后,竟然奇迹般的让父亲一如从前般谈笑风生。看着阳台上闭目听戏的父亲,再想想20多天前的那一幕,心中阵阵后怕……

半年之后的一天晚上,他老人家走进洗手间,却迟迟未见出来。母亲打开门时,只见父亲直直的坐在马桶上,面容安详却无声无息,嘴角还有一点点去洗手间之前嚼碎的苹果沫……

母亲见势不妙,赶紧拨打了“120”。我赶到父母家时,救护车已在楼下,“十字”标志一闪一闪,让人看着触目惊心……两名“白大褂”把父亲放在担架上,抬上救护车。我坐在父亲身旁,握着父亲的手,心里一遍遍的祈祷“父亲平安、父亲平安……”

遗憾的是,父亲没能再逃一劫。9月底,我和父亲从此阴阳两隔……那也是我生平第一次直面“死亡”。

03
愧 悔


2018年9月的一天,母亲也跟着父亲“去”了。那一年,我正在市里的监督部门借调。而那一年监督部门的繁忙程度,应该可以用“史无前例”形容。

来此之前,借调在市交通部门工作,再之前,从乡镇借用至县公路部门。父亲去世后,母亲最孤独无依的那几年,正巧与我最繁忙的“借调生涯”重合。母亲去世那天,我正在参与一个重要问题线索处置工作。

得知母亲突然去世的消息后,不得不从工作中抽身退出,并以家中有急事为由向领导告假。

请假时,虽然我强装镇定,还是被明察秋毫的领导从说话声音里听出了异常,反复询问请假的具体原因无果之后,领导也就没再追问。回家路上,下着小雨。我坐在通勤班车最后一排靠窗的位置,把窗户打开一道缝,雨水打在脸上,混着泪水,流了一路……

刚下车时,接到对桌同事来电,很不放心的反复询问“没出什么大问题吧?你自己能处理得了吗?到底需不需要帮助?有困难一定要开口啊……”

挂断电话后,独自站在老家西边村口一座尚未通车的大桥上,望着树木掩映下的祖屋方向发呆……

眼前呼啸而过的,是送母亲遗体回老家的殡仪车无疑,正在返回市里。

白白的车身,没有任何标志。我却从这一闪而过的车影中,恍惚看见医生抢救母亲时的场景,那场景里到处都是“白大褂”和“十字”标志,不知怎的就想起那句“赤条条来去无牵挂”,趴在桥栏上泪如雨下……

车子一来一回,留下了母亲的遗体,却带不走我对她老人家蚀骨般的愧悔!


04
争 吵



料理完母亲的丧事,正赶上国庆七天长假,也就昏昏沉沉、茫茫然然的休整了几天。

不用问也猜得出,假期里同事们为了处置那个问题线索,都没有休息。

10月8日一早,刚踏进办公室的门,领导就跑过来关切的问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笑着说就是些家务事,已经料理完毕。

转眼之间,离开监督部门已经半年多了,领导依然不清楚那段时间几乎从未请过假的我到底为什么突然请了几天假?

有一天,在BRT上偶遇同时参与那个问题线索处置工作的同事,她曾话里有话的对我说:还是你聪明啊,遇到棘手的问题就逃之夭夭,不管我们死活啊你……震惊之余,也只能一笑了之。

母亲刚去世那段时间,感觉自己很麻木,甚至在丧礼过程中,也没感觉到多么痛苦,连泪水也很有限。

做梦也没想到,半年之后,心理感觉越来越不对劲,母亲的身影总在眼前晃动,夜晚总会梦到她悲悲戚戚的样子……

同时袭来的,还有那种越发严重的“愧悔感”。那时还在监督部门,那段时间忙上加忙,直忙到我和对桌的同事,实在有点吃不消。和蔼可亲的领导也在给我们加油鼓劲,经常笑着对我俩说:一个人能干好一样事,那不叫本事;一个人能同时干好八样事,才叫能耐!要加油哦!!

我毕竟只是借调人员,核心性的工作任务不便参与,只能依靠对桌同事去处理,所以更辛苦的是他。人一累极了,情绪就好不到哪里去。

某天临下班时,还剩一项工作没忙完。这项工作是同事上午就安排给我了的,而我手里一直在忙其它更重要的工作,又实在没能顾得上去及时处理。

赶巧那天,同事下班后家里还有急事要处理,此项工作完不成就会耽误他按时下班……各种杂七杂八的因素,全在那天下午因缘际会。

墙上的钟,即将指向5点整,同事关上办公室的门有点不快地对我说:秦哥,填写某某表格,上午就安排你了,这马上就要下班了,还没有……

话未说完,我猛地站起,直接打断,无名之火涌上心头,连珠炮似的“哇哇哇哇”朝那同事说了一大通现在想来莫名其妙的话语,完全没能考虑对小我3岁并在日常工作和生活中对我多有关照的他忍让几分。

然后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吵了个昏天暗地。

最后,以对方沉默不语、我摔门而去告终。

回家路上,莫名的就想起了母亲生前和我在一起的点点滴滴,泪流成河,无休无止……

之后连续多日,吃不下、睡不着,日日夜夜、心神不宁,如此这般连续长达三个月之久,整个人熬的油尽灯枯。

不上班的时候,只要一个人呆着,就会控制不住的泪流满面……

清醒了之后,才意识到是自己没有管理好情绪,丧母之痛一直压抑在心里,没有适当的疏通渠道,不由自主的通过“争吵”的方式莫名其妙的将所有负面情绪发泄在了同事身上。

05
归属感


借调工作哪哪都好,学东西、涨知识、锻炼人、扩大交际圈……

唯一的美中不足,就是找不到归属感。总有种“林妹妹进贾府”“娘家再好不是久恋之家”的感觉,干起工作来,深了不是浅了也不是,如履薄冰如临深渊小心翼翼的每时每刻都在拿捏着分寸,仨月五月没问题,三年五年就太“熬心”了。

人行世间,父亲是你最后一道挡风的墙,母亲则是你和“死神”之间的最后一道门帘。墙“倒了”,门帘也“掀开”了……

从此之后,你将踽踽独行,向死而生!父母双亡之后,这种“借调”的漂泊感越来越重,重到难以承受。

在监督部门恍恍惚惚强打精神继续坚持工作,想着借调到期得赶紧回原单位好好休息调整一下自己,否则自己真要出大问题了。

婉拒了监督部门领导的盛情挽留,收拾行囊准备打道回府的当口,机缘巧合的偶遇一位近十年没见面的作家老师。

闲聊得知,他们单位缺人手,正在物色合适人选。想着自己本就爱好文艺,曾经发表过文章、写过小说,在交通部门已经工作了近20年,本就不多的那点光和热也已经散尽,如果能调进文化部门工作,换个全新的工作环境,倒也是个不错的人生选择。

然后,开始办理一系列繁琐的调动手续。

2019年8月初,真正坐在新办公桌前开始工作时,心底的一块石头落了地,不禁发出一声长叹:终于结束了长达6年之久的借调生涯,百转千回中总算找到了真正属于自己的“家”。

同时深感遗憾的是,直到离开监督部门那天,也没好意思郑重的向对桌同事道个歉!稳定下来之后,夜深人静时,开始反问自己:是不是到了文化部门工作,就高枕无忧万事大吉了?当然不是!



06
初心使命


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到了文化部门工作的第二个月,就参与到了“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工作中。

做相关工作时,看了很多相关文件,通读了很多相关书目。沉浸在其中时间久了,难免追问起自己的“初心使命”来。

追问过程中,有一副画面反复飘荡在脑海、眼前——大大的落地窗前,洁白的窗纱在随风飘动,一青年男子躺在摇椅里,身穿居家的宽松衣服,认真的端详着手里的书……

打从出生起就一直生活在农村,16岁踏进中专校门的我,才惊奇的发现,世界上除了教科书之外,还有一种叫做“课外书”的书存在;更让我惊奇的是,除了有“课外书”这种神奇的存在,还有“阅览室”这种更加神奇的存在。

之后的日子,所有的业余时间几乎都泡在了阅览室,总也拔不动腿。逃课看书的情况,也偶有存在。

直到有一天,看到一本杂志的其中数页,整版整版的介绍一位男作家的作品,杂志封面就是那副让我魂牵梦萦十几年的唯美画面。就在那一刻,心底突然萌发出一种石破天惊的感觉,视画面中人为“天人”,知道了天底下有一种“神圣”的职业叫“作家”。

那时的我,还不知道什么叫“字字写来皆是血,十年辛苦不寻常”,也不知道“名著脱胎于苦难”,更不懂得“一切幸福都是苦水泡大的花朵”,只是稚嫩的想当然的认为,这种神仙般的职业可以光明正大的一直“坐”在家里,喝喝咖啡品品茶,写写画画看看书,威武、神奇,高贵、光鲜!

那时候,还不懂得什么叫“初心”?什么叫“使命”?只知道,如果自己这辈子如果能成为画面上的“他”,好似仗剑走天涯的侠客,独自成军好不快活,那就不白活一回了——“恰同学少年,风华正茂;书生意气挥斥方遒。指点江山,激扬文字,粪土当年万户侯。曾记否,到中流击水,浪遏飞舟? ”那唯美的画面,在脑海里晃动久了,内心里一直蠢蠢欲动的“真我”就开始慢慢长大。

突然间想着,监督部门领导说的“一个人能干好一样事,那不叫本事;一个人能同时干好八样事,才叫能耐”这话未必全对。

慢慢开始觉得,一个人一辈子若能全力以赴淋漓尽致的干好一件大事,那才叫“能耐”——这件事本身,就是“初心”;努力干好这件事,就是“使命”。

心底似乎有个声音在隐隐约约的告诉自己:你需要一次大“闭关”,以此彻底梳理自己的人生,找到真正的自己,勇敢的去践行“初心使命”,所向披靡的去“做自己”。“闭关”无需“隐居”,对我来讲,书写就是最好的“闭关”方式——“隐”进“文字”,在书写中恢复元气,在书写中凤凰涅槃,在书写中破茧成蝶……书写,应该成为我的“本职”。

07
胜利之后


钟南山先生曾说: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就是最大的政治担当。

我们有理由坚信,有84岁高龄挂帅亲征的“钟南山们”和那些不知道姓名的最美“逆行者们”挺身而出,前仆后继,“战疫”一定可以取得最终胜利。

可是,胜利之后呢?闷在家里喊着“一直梦寐以求过几天猪一样的生活,此刻才知道原来猪过得也不易”的人们,是不是拿出点时间,去深度思考一下此次疫情带给我们哪些警示、我们应该从哪些方面去做出改变才更有意义和价值?

“信笔”至此,已是深夜,整个小区,万籁俱寂。掀开窗帘,向外望去,执勤车辆依旧矗立在不远处,坐在驾驶座上的同志还没睡,里面依然亮着微弱的光,“十字”标志、“白大褂”更加“光彩夺目”……突然间感觉到:被“逆行者们”守护的每分每秒,都值得感恩和珍惜——哪有什么岁月静好,不过是有人在替你负重前行!每一个未曾起舞的日子,都是对生命的辜负!

合上电脑,打开手机。看到姐姐发来的若干条微信,多是些莫名其妙的“小道消息”。我笑着摇摇头回复道:不造谣不信谣不传谣,老老实实在家呆着,不添乱就是对“抗疫”最大的贡献!!!

儿子起身去卫生间,睡眼惺忪的问:爸爸,你怎么还不睡觉啊?

我在陪伴窗外执勤的爷爷奶奶、叔叔阿姨们。

哦……儿子似懂非懂的点点头:那我来陪你写字好吗?

不好!我笑着说。

嗯?

爷爷奶奶、叔叔阿姨们守护在窗外,就是为了让小朋友们安心睡觉,睡足了觉就能有精力好好学习,学习成绩好就能考入理想的大学,大学毕业以后啊,就有能力把咱们中国建设的更加美好!

……

窗外,执勤车里的灯,为守护百姓安康点亮;窗内,我书桌上的灯,为陪伴执勤者而不熄!

放眼天外,曙光微亮——那么远,这么近……


(本文系公务员高参原创,作者:秦志强,男,80后。曾在教育、交通、纪检监察等部门工作,著有长篇小说《我们再也回不去了》等。


推荐阅读:


怀才不遇的美女科员与年轻副市长的那些事儿......

他怀才不遇,他被局长疯狂打压,他不知道他的生父其实是位省委书记......

22岁当镇长,30岁做县委书记,50岁任省委书记,这背后的玄机是什么?

26岁副处,28岁正处,33岁副厅,为什么她就能行?


好消息,好消息,公务员高参(微信号:igongwuyuan)向大伙有偿征稿了小参投稿邮箱:gwync@qq.com,来稿一经采用,即付稿费哦(50—300元)!

      公务员高参

微信号:igongwuyuan

     长按右侧二维码,即可关注“公务员高参”。
     公务员高参:为公务员提供专享资讯服务,做公务员的知心小伙伴。